他被称作"人类火车头" 持61项国家纪录 马拉松冲刺时居然和记者聊天


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开幕式,“长跑传奇”帕沃-努米和汉-科勒赫迈宁携手点燃圣火。北欧小国芬兰素有“长跑之乡”的美誉,冥冥中,这也为68年前的那届夏季奥运盛会埋下了伏笔——一名被后人尊称为“人类火车头”的民族英雄,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奔跑壮举。

那年夏天,一个叫扎托佩克的捷克少年,短短8天内连夺5000米、10000米和马拉松项目的金牌,且同时打破了这三个项目的奥运会纪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且,那场马拉松是他人生里的第一次全马。

实际在开赛前,扎托佩克曾因扁桃腺发炎被医生告知不能参赛,但他不顾反对坚持出战。

首先进行的10000米比赛是扎托佩克的拿手好戏。就像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一样,他将对手接连甩开,以领先第二名100米、将近16秒的巨大优势获胜,并创下了29分17秒的奥运会纪录。

相比之下,四天后角逐的5000米更加激烈。志在必得的扎托佩克率先进入最后一圈,中途却被三名选手超越。但最后一百多米,观众齐声呐喊,扎托佩克从最外侧实现了超越,又在最后的直道上疯狂冲刺。最终,他以不到1秒的优势惊险胜出,以14分06秒的成绩再创一项奥运会纪录。

三天后的马拉松比赛,扎托佩克在项目开始前的最后一刻报名参赛——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马拉松比赛,奥运赛场即是他的人生首马。

由于训练中从未完整地跑过哪怕1次全程,缺乏经验的扎托佩克在赛前的准备活动时找到了英国著名选手皮特斯,后者1个月前刚刚把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缩短了5秒钟。

简单的寒暄之后,皮特斯一口答应在前半程相互结伴同跑。但其实,为了打乱扎托佩克的节奏,狡猾的英国人一上来就跑得飞快。

15公里之后,扎托佩克对此有所察觉,连续两次询问对方这样的速度是否正常。但皮特斯的回答都是:“不,还不够快。”扎托佩克只好咬牙全力跟住。

有意思的是,仅过了半程,皮特斯就因为之前速度太快而体力透支,无奈中途退赛。于是最后10公里,扎托佩克一马当先,甚至还有力气与乘车跟随报道的记者、沿途观众和警察聊天。

当扎托佩克第一个进入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时,全场观众纷纷起立高喊他的名字。在冲过终点后,刚刚完赛的牙买加4x400米接力队索性把他抬到肩上,绕场一周,接受数万人山呼海啸的朝拜。

彼时,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也曾以记者身份参与了现场的报道。“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扎托佩克第三次冲过终点线摘走金牌时,体育场内的所有观众全体起立,并开始高呼:扎托佩克!扎托佩克!就在那一时刻,我感受到了奥林匹克精神的伟大。”

扎托佩克并非天生自强,甚至他传奇之路的起跑也是出于偶然。

1922年9月19日,扎托佩克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一个普通的木匠家庭里,排行八个孩子中的老七。

友人回忆,孩童时期的扎托佩克聪明、记忆力好、喜独立思考,并敢于尝试各种新鲜事物。而小扎托佩克心里,老师是梦想中的职业反向。

不过人口众多的家庭现状,意味着扎托佩克全家经济拮据